中國新聞視線網,用百姓的眼光看新聞!做中國新聞網站之標桿!

中國民生網

你現在的位置:主頁 > 文史 > 文章

來源:網絡整理 作者:中國新聞視線網小編 發布時間:2019-10-11 14:26

“等一下。”在北京孔廟和國子監博物館門口,彭治宇叫住一同前來的新京報記者,往來時的方向走了不足百米,指著路邊一塊石碑念道:“官員人等,至此下馬。”他解釋,由此可見當時對孔子、儒學的尊崇。


作為一名博物館愛好者,彭治宇的博物館之旅,未進展館便已開啟。


截至目前,彭治宇參觀了北京109家博物館,占全北京161家博物館近七成,有的甚至多次“打卡”。


最頻繁的時段,他半年內參觀了40多家博物館:“一般早上7點出門,逛到下午5點多閉館。一般一天逛三個館,多的話可能逛四個。”


為了方便同好更好的安排行程,2019年,彭治宇以“桓大司馬”為筆名,排出了一個北京博物館的民間榜單,根據自己的參觀體驗,按照展品、布展、特色、服務四個維度,將他參觀過的北京博物館分成一星到五星。


10月2日上午,游客在北京孔廟門口排隊買票。 新京報記者 王洪春 攝


評價博物館的四個維度


彭治宇在自己的公眾賬號“文史宴”中開列榜單,其中故宮、國家博物館、雍和宮、明十三陵被列為比五星級還高的超級博物館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被他列為五星級博物館的,除了恭王府、首都博物館、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等公眾耳熟能詳的之外,還有智化寺、五塔寺、勵志堂科舉匾額博物館等公眾并不熟悉的博物館。


之所以這樣排序,源于彭治宇對博物館的評價方法,分為四個維度。


首先是展品:“這是博物館的靈魂,展品的稀缺等級是決定一個博物館品質的最重要的因素。”


其次是布展。彭治宇認為,布展需條理清晰、見解新穎深刻,文字介紹詳略得當。


彭治宇以法源寺為例說明展品和布展的重要性。法源寺內國寶無數,展品極佳,但布展不佳,幾乎完全沒有介紹說明,不是對佛教有相當了解的游客,很容易把一些稀世之寶輕易錯過,就算沒錯過,也不太知道好在哪里。因此,法源寺在榜單上只是四星級博物館。


此外,特色、服務也是他評價博物館的維度。


特色,如博物館建筑本身的歷史文化價值、是否為知名景點的一部分。


服務,如博物館的觀眾體驗度,彭治宇還將附近美食囊括在內。


10月2日與新京報記者參觀國子監時,彭治宇以這里為例解釋特色和服務的含義:孔廟和國子監始建于元代,符合左廟右學的古制,本身就是這類古建筑的代表作品,即便沒有展品,光是建筑形制也非常值得一看,而且中國科舉制度展布展非常合理,許多跟科舉相關的小文物,其他博物館很難看到,看完以后可以對科舉制度有深入全面的了解。


辟雍內景。  北京孔廟和國子監博物館官方微信公眾號圖


但他也說,周邊沒有正經吃飯的地,要細看的話耗時較長,建議自帶干糧。


“瘋狂”時一天四家博物館


10月2日,第4次來孔廟和國子監博物館,彭治宇已對這里非常熟悉。


“琉璃瓦有黃綠藍等色,其中黃色的琉璃瓦為皇家專用。”一進門,彭治宇先以黃琉璃瓦為例,介紹起孔廟古建筑群的規格之高。中軸線兩側排列著198座元、明、清三代進士題名碑,刻有51624名進士的姓名、籍貫、名次。他從中找到了不少“熟人”,并提醒有些石碑是進士自行籌款所刻……


彭治宇自認為是“歷史愛好者”“博物館達人”,對孔廟的布置及文化含義如數家珍。正如許多男孩一樣,他的歷史啟蒙是古裝武打片:“喜歡古代,就喜歡歷史,看些這方面的書。”


對歷史的喜愛,為以后與博物館的相遇埋下了伏筆。彭治宇大學念的中文系,畢業后輾轉廈門、深圳、上海等地為網絡游戲做策劃,設計游戲背景、劇情等。


2012年秋天,他經朋友介紹來北京拍攝紀錄片,由此開始涉獵考古學。


除看書之外,那時他天天泡在國家博物館,通常早上站在門外等,一開門就進去,待上一整天仔細研究。


“考古學要看實物嘛。連續泡了一個多月,收獲頗豐,也另開了一扇門。”2014年離開北京之際,他想著不能白來一趟,開始博物館“打卡”之旅。


當時一周上六天休一天,彭治宇幾乎每周都去逛。如今回想起來,他用“瘋狂”來形容:“一般早上7點出門,逛到下午5點多閉館。一般一天逛三個館,‘變態’的話可能逛四個。”半年下來,集中“打卡”了40多家博物館。


雖然后來他并未離開北京,逛博物館的習慣卻保留了下來。


他尤其記得陶然亭附近的一家民辦博物館——北京古陶文明博物館。展室在地下一層,面積約200多平方米,館藏文物包括彩陶、瓦當、封泥等。


彭治宇去時,館長路東之已于幾年前去世,守門之人不知是誰,對他說:“謝謝,好好看看。”當天游客并不多,也就五六人,彭治宇心想,若不是繼承遺志,賣門票還不如收租金賺得多:“東西雖然不多,但看得出用心良苦。每一件展品,都能體現出它的價值來。作為觀者,很感動。”


多次“打卡”,常看常新


2019年9月25日,國家文物局公布了2018年度全國博物館名錄。數據顯示,2018年全國博物館總數5354家,館藏品總量達4000余萬件。其中,北京博物館數量為161家。


“近點的基本都去過了”,彭治宇仍惦記著延慶區山戎文化陳列館、昌平區博物館等遠郊目標。


對他來說,逛博物館就是學習的過程。剛開始,能看懂的地方并不多,需要逐字閱讀簡介,并聽聽解說。何為看懂?不光是看看樣子,“比如一件青銅器挺好看的,能看出工藝好在什么地方,怎么做出來,反映了怎樣的思想意識形態……這就是看懂。”


如今,彭治宇一逛博物館就是幾小時,有時會在某一件展品前停留好幾分鐘:“像發呆一樣,實際上腦子里在回放與展品相關的歷史文化知識。”有時碰到眼前一亮的東西,他還會掏出手機查一查,趕緊將心中感想記錄下來,回家再加以歸納、整理。


有些博物館,彭治宇會逛多次。用他的話來說,就是“常看常新”。他曾在故宮博物院看過一次阿富汗文物展,由于對此并無了解,“很懵,沒什么好看的。”后來,他閱讀中亞史、阿富汗史、絲綢之路史等相關資料后,才了解當時阿富汗貿易中心的地位,再次在成都博物館看此展時就很愉快:“學得越多,看得越開心;看得越開心,就想學更多東西。”


現在,彭治宇收獲了一群文史同好。大家相約一起逛博物館,并形成了一個50人左右的資深粉絲微信群,以互相交流。


“我說得深入淺出,還能回答提問。”有時,彭治宇也會接到旅行社的“解說”活兒,“我剛起步,現在是在北京范圍內,僅限于從北京出發一天能到的地方。等用戶群積累起來之后,我可以去更遠的地方,甚至出國。”

时时彩平台是真的吗